法制网首页>>
交通安全频道>>铁路
铁路货场里的“猫鼠游戏”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2-23 09:12:26

    侯胜利

    老鼠是昼伏夜出,成群结对。达州铁路货场里的盗贼也像老鼠一样,也是成群结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大肆盗窃铁路运输物资。今年2月初,重庆铁路警方在达州车站货场打掉一个由大盗、中盗、小偷组成,职业大盗与“业余”盗贼纠集在一起的“铁盗村”。盗贼人数多,盗窃的铁路运输物资数量多、种类全,为铁路盗窃案之罕见。

    发现偷盗大军

    2015年12月中旬的一个午夜,达州铁路货物编组场,执勤民警赵杰带领两名保安队员巡视到编组场16股道西灯桥下,突然发现编组场牵出线停留的一列货车的车门有些异样,走近一看车门铅封被破坏,路基上洒落了不少大米等运输物资。

    发案了,赵杰凭多年的经验断定。遂将发生货盗的情报向派出所进行了汇报。所长立即命令两名侦查员前往调查,但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见到有谁偷东西。于是所长组织刑侦队员在货场守候。第一个晚上,侦查员待到凌晨6点钟,不见有动静。准备打道回府时,副所长邓拥军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脚步声。黑暗中,只见十多个男女老少来到一列货车前,一字排开,领头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把手一挥:弄!男女老少拿出镰刀、铁钩,从车门缝隙伸进去,用力连续捅了几下,只听见哗哗的物体流动声。大约半小时后,这些人消失在夜幕中。

    侦查员没有惊动他们,等他们离开后从隐蔽处走出来,见货车底下、铁轨两侧的地面上散满了大米、玉米、大豆、白糖、化肥等运输物资。

    所长听了的报告,迅速将案情向重庆铁路公安处指挥中心做了汇报。处刑警支队根据处领导的部署,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了侦破工作。

    面对如此庞大的盗窃队伍,专案组敏锐地意识到,这背后一定潜藏着更大的秘密。此时,专案组发现达州最近有人廉价倒卖高档烟酒、家用电器等物资。这些明显为赃物的东西,但达州烟酒商店、物资仓库均未发生失窃。专案组分析判断,在达州地下市场倒卖的这些高档烟酒、电器,应该是铁路运输物资。警方决定用“倒溯”侦查手段追寻盗贼踪迹。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秘密侦查,专案组有了更惊人的发现,编组场牵出线附近高峰洞村周围赵固乡养猪场、陈家乡饭馆等地,潜藏着外地临时居住的“居民”,这些人租住村民的房子,昼伏夜出,行踪诡秘。这些临时居民,一种是专业盗窃团伙,一种是依靠盗窃铁路物资生存的流浪乞讨人员。其中不乏“打工”人员,他们在看到“拿”铁路物资远比打工来钱轻松,就加入了盗窃队伍。铁路附近不少村民在他们的影响下,也纷纷上铁路肩挑背扛铁路运输物资,由此形成了一支庞大的盗窃队伍。

    盗贼的“观察哨”

    此时,编组场停留货车又接连发生了三起高档烟酒被盗案。专案民警日夜秘密守候,奇怪的是:民警进入货场或靠近周边,非但盗贼无影,村民也闭门不出。民警前脚刚走,货场又立即发生盗窃案。

    问题出在哪里?今年1月初,专案组调整侦查手段,派两名侦查员潜伏在编组场背面的山后,在自然村与编组场之间的必经之路上设伏。是夜零点,一名村民模样的人出现在山冈上,整整数小时蹲在制高点抽烟静坐。天亮前,这“村民”走了,侦查员到现场一看,发现“村民”的站立点可以俯瞰整个货场,所有通往货场的通道尽收眼里。原来盗贼在此设立了观察点,用来掌握警察的动向,怪不得专案组几次设伏都不见效。

    专案组将计就计,第二天将警力布置在货场外围,盗贼果然上当,“观察哨”经过长时间观察,自以为安全,用手机通知其他盗贼动手时,埋伏在外围的民警适时出现,将正在盗窃的4名盗窃嫌疑人擒获。

    情况再次出乎专案组意外,抓获的4名嫌疑人属于“二等盗贼”,即“流浪人员”,真正的大盗并未出现。而且,由于抓捕“二等盗贼”惊动了大盗,给抓捕大盗增添了难度。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专案民警刚押走“二等盗贼”,货场就发生了高档烟酒被盗。狡猾的大盗以“二等贼”来试探民警的动向,诱民警出动,然后乘虚而入,可谓智商不低。

    擒获盗贼老二

    尽管专案组再次调整行动方案,大盗还是出没无常,不留痕迹。专案组判断:盗贼肯定建立了新的“观察哨”,否则不会对民警的动作掌握得如此清楚。专案组决定设立自己的秘密观察哨,反制大盗的观察哨。刑警支队政委张灿、达州所副所长邓拥军化装成铁通公司达州分公司微波技术人员,顺利租赁了编组场山头上居民楼房,从阳台上对编组场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控。当晚10时,观察员发现对面一幢楼房的阳台上不断有香烟火星出现,直到凌晨2时,此人还在阳台上不断走动,一支接一支抽烟,接着只见此人抬起捏香烟的右手划了几下,火星在空中形成了光圈。同时,四五个黑影从铁道边树丛里窜进编组场,爬上货车,半小时后消失在公路方向。

    专案组盯住了货场通向公路间这条小路,盗贼盗窃得手后通过这条小路上公路,只需两分钟,然后用汽车转移人、货。如何利用两分钟的时间差人赃俱获,成了打掉盗伙的关键。专案组决定乘出租车隐蔽于小路口附近,实施抓捕行动。观察货场的侦查员负责发出行动信号,要求其发信号的时间误差不得超过1分钟。次日凌晨3时,盗贼又开始行动了,一切如专案组设计,四个盗贼得手后扛着东西迅速朝小路奔来,此时,公路边早已等待的一辆长安货车启动了引擎。接到行动信号的民警迅速指挥出租车冲向长安货车,挡住其去路,正在往货车上装赃物的4个盗贼拔脚就逃,被民警全部抓获,同时挡获高档酒、烟6件,价值人民币3.5万多元。

    但盗窃团伙的一号人物“桃儿”并不在内。抓获的二号人物外号“伟伟”屈某,30多岁,通川区人。据屈某供述,“桃儿”一般遥控指挥,很少亲自出手。其盗窃团伙主要骨干成员有8人,另有自愿或胁逼参与团伙盗窃的流浪儿、盲流等外围人员,少时10多人,多时20来人。

    “伟伟”等4名团伙骨干成员被抓,并没有阻止“二等”、“三等”盗贼洗手不干。这些偷出经验的贼,继续与铁路警察玩起了猫鼠游戏。

    设计捕“桃儿”

    盗窃团伙一号头目“桃儿”迟迟未落网,专案组寝食难安。种种迹象表明,“桃儿”并未离开达州。专案组决定撤出货场,引“桃儿”出洞。

    数天后,附近村民很快发现货场内的警察,移师达州火车站维持春运秩序去了。有人试着小偷小摸了几回,如入无人之地。专案组坚信,以偷盗为业的“桃儿”一定耐不住寂寞。果然,习惯了大把花钱、醉生梦死的“桃儿”,因为数十天没有“进账”而快要断“炊”了。“桃儿”到达州火车站“暗访”了几次,确定警察根本顾不上货场了。“桃儿”一反常态,这次不但没有放观察哨,而且亲自动手。

    1月20日深夜,“桃儿”携带长刀、与一名盗伙成员爬上一列货车,开始了疯狂盗窃,一张张盖车的篷布被尖利的长刀划破,“桃儿”在寻找值钱的货物……

    此时,在“桃儿”作案处对面的一列临时客车上,已经等待了10多个晚上的专案组民警静静地观察着“桃儿”与同伙的举动。正判断着这人是否系“桃儿”时,秘密押到现场的二号头目屈某,从身影上认出了他的“大哥”。这次“桃儿”无处可逃,与他的同伙一同被生擒。

    此后10多天,专案组民警连续作战,将另外3名盗窃团伙骨干全部抓获。8名大盗尽数捕获的同时,13名“二等盗贼”也纷纷落网。

    “盗窃村”被摧毁

    行动中,警方同时抓获了大量的“小毛贼”,对大部分“小毛贼”铁路警方给予当场教育处理,这些人中,年纪最大的73岁,小的未成年,还有孕妇,对其中数名嫌疑人给予了治安处理。

    2月初,警方扫荡“盗窃村”的行动如期展开,民警从盗窃嫌疑人家中缴获的各种铁路运输物资,用3辆大卡车,拉了好几个来回。

    特大盗窃团伙头目“桃儿”李某,29岁,贵州人。李某从16岁开始“吃”铁路,从华南到西北,从东北到西南,或单干,或纠集社会不良人员结伙,疯狂偷盗铁路运输物资。据李某交待:这辈子到底偷了多少铁路运输物资,已经无法算清。他记忆中,大到高档的摩托车、茅台酒、精品烟、电脑、电视机、药品,小到普通的粮食、化肥、白糖、玩具,种类上百种,重量近百吨,总价值已无法估计。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个团伙的犯罪行为呈专业化,长期以铁路运输的高档商品为侵犯对象。他们中成员多为长期流浪在外的乞讨流浪少年。在其他势力的胁迫下,他们以铁路为生,盗窃铁路。此外,靠铁路边的村民也以“吃铁路”为生。村民们觉得打工、种田,不如偷铁路轻松,而且发财更快。

    每天,铁路编组场牵出线外村李男女老少齐上铁路偷盗,像进出自家门一样随便,他们之间还互相攀比,看谁偷得多,谁偷的东西值钱。

    由大盗、“中”盗、小毛贼组成的“盗窃村”被彻底摧毁,达州铁路货物编组场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如何治理铁路运输物资被盗顽疾

    长期以来,盗窃铁路运输物资案件频发,不但严重侵害了广大货主的财产安全,而且给铁路企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既损害铁路企业声誉,又对列车行车安全造成危害。对于居高不下的货盗案件,铁路公安部门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货盗犯罪却屡禁不止。随着铁路运行速度的提升,铁路对于运行环境的高依附性,对沿线治安环境又提出了更高要求。如何治理货盗顽疾,在反思传统整治手段的同时,更需要在一个整体治理框架上加以考量,以期预防和减少货盗犯罪。

    在分析这个盗窃案件的特点时,重铁警方刑警支队黄副支队长认为,铁路货盗案件一般发生在小站临时停留的货物列车或开放性的铁路货场,列车编组的牵出线进行盗窃。嫌疑人盗窃的物品一般是农用物资或一些机械配件等。货盗案件有别于一般盗窃案件,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嫌疑人熟悉列车运行规律,常常团伙作案,分工明确。取证难度大。由于列车的流动性、运输环节的复杂性易导致现场物证被破坏、货盗现场(被盗货车现场与货物落地现场)分离以及作案地与发现地不一致等情形,从而造成侦查取证困难,加之犯罪嫌疑人在供述中蓄意或因记忆不清而作出模糊供述,铁路部门或失主发现货物被盗后不主动报案等情况,司法实践中会存在大量隐案无法查实。

    黄副支队长说,犯罪分子在实施盗窃过程中,如果侵犯的客体发生了变化,盗窃行为的性质也会发生相应的转化。如犯罪分子爬上货车在掀盗过程中,货物会散落在轨道上,有些货物在抛掷过程中会砸坏线路设备,轻者造成行车中断,重者导致列车脱轨或颠覆。

    在分析货盗案件多发原因时黄副支队长认为:铁路点多线长,人防、物防、技防等配套措施没有及时跟上,货物列车一般为敞车或棚车,防盗设施差,货运安全管理难,给犯罪分子造成了可乘之机。货盗案件作案对象多为农用物资,物品本身价值较小,难以构成犯罪,最多治安处罚了事。即使构成犯罪,进入司法程序如何认定仍然困境多多,比如认定现场抓获的既遂未遂之争、多笔事实难以查证、所盗物品折旧计算的尴尬等等。加之铁路沿线一些农民土地被征收,成为 “城市边缘人”,这些人缺乏劳动技能,法律意识淡薄,一个村庄如果有人盗窃铁路货物轻易得手而未被惩处,强烈的示范效应,周围很多村民就会跟风效仿。

    如何预防和减少货盗犯罪,重庆铁路警方法监支队杨支队长认为,要增强货运安全防范能力,改善货车封装要求,对货运敞车顶棚实行全部封闭,对棚车应当加固门锁,增加防盗监控装置;加强铁路沿线安防能力,在犯罪高发地设立流动观察哨或制高监控点,夜间加强巡视;在列车或治安复杂区域安装监控装置,震慑犯罪,提供第一手破案证据。加强路、地综合治理。对车站及铁路沿线的治安进行专项整治,对站场内外闲杂人员进行彻底清理;对沿线的收购废品摊点清理整顿,堵塞货盗犯罪的销赃渠道强化铁路职工主人翁意识,与铁路公安机关加强联系,发现货盗犯罪及时收集证据、提供信息。严格法律适用,起到教育防控效果。对于破坏性手段进行盗窃,危害行车安全的,依法以破坏交通设施罪处罚,对盗窃多次而总价值不高的依据刑法修正案(八)规定处罚,对于盗窃数额不大,尚未危及行车安全,但以破坏手段盗窃后果严重的,建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项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必要时可由产权管理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责任编辑:陈瑜)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网评精粹:央视揭微商传销给谁敲响警钟
·老鬼评论:“戒烟令”不妨向“禁酒令”学习
·碧翰烽:带孩子参观别墅能激发成功欲?
·李吉明:“桃色陷阱”为何专门诱捕官员?
·朱波:人头费是导游强迫游客购物的定时 ...
·人间小道:频频被反诬的助人为乐何以发 ...
·郑和朋:杨秀珠为何是领导需要的女干部?
·南人北客:博士热情帮助"未婚生子"值得称道
·面对英雄 我们是否该收敛自己的暴虐气?
·挪用救灾款建经适房 权力任性底气何来
·中国死亡赔偿金制度的他山之石与前世今生
·怎么看待?“贪官”受审是否有翻供的权利
·咋抓住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
·【关注】微博辱骂爆料人,谁该担责?
·【原创】官员配偶穿红军服学反腐 别逗了!
·你的房子70年后归谁?最清晰的解答来了